相关文章

绵阳用经济杠杆推进秸秆禁烧

◆中国环境报记者 王小玲 曹小佳

秸秆禁烧工作要做得好,不仅要“堵”到位,还要“疏”得好。如何才能“疏”得好?

绵阳市的回答是,在加强监管、解决好秸秆出路的同时,还要利用经济杠杆的有效推动力。

据初步统计,绵阳市今年累计处置秸秆140万吨,处置率达96%。在小春秸秆禁烧及综合利用工作中投入约3400万元,主要用于购买粉碎还田设备和对农民补贴,积极推进秸秆回收与综合利用的力度和效率。

■政府表态:

□秸秆禁烧以疏为主

据统计数据显示,今年绵阳市小春生产约产生秸秆146万余吨。其中,完全禁烧区产生秸秆8.5万吨。

为让人们呼吸上清洁的空气,今年年初,绵阳市委、市政府就下决心把治理空气污染作为一项重要的民生工程来抓,打响了一场秸秆禁烧战役。

“建设‘天蓝、地绿、水净、人和’的西部经济文化生态强市,事关每个绵阳人的福祉,离不开良好生态环境的支撑。”绵阳市市委书记罗强表示,秸秆禁烧工作需要疏堵结合,才能标本兼治。

罗强强调,虽然从当前看,秸秆禁烧仍以“堵”和“禁”为主。但从长远看,将以“疏”和综合利用为主。秸秆禁烧工作要不断向拓宽秸秆综合利用途径、提高相关政策补贴方向倾斜。

如何搞好综合利用?如何实现从“堵”到“疏”的转变?这需要资金的大量投入。

据了解,目前,秸秆综合利用的生态效益和社会效益比较明显,但由于利用过程中投入成本高,如秸秆还田需要收获、深耕等配套机械,机械作业每亩增加生产成本50元以上;秸秆生物反应堆每亩需增加成本600多元,其经济效益并不十分明显。加之没有相应的政策扶持,因此,很难达到综合利用的理想效果。

为推动秸秆综合利用工作的开展,绵阳市今年主要从相关补贴政策方面进行探索,出台了一系列奖补政策,在打包、粉碎、清运、还田上给予一定的补贴。

■对农户

□补贴资金占总投入1/5

绵阳市环保局局长李作虎介绍,绵阳作为丘陵地区,农业现代化、机械化程度相对较低,加之农村劳动力缺乏,机耕、机种、机收普及程度不高。特别是像油菜秸秆之类的,以往更是一烧了之。

为了改善这一情况,绵阳市今年通过以政府投入、企业设点、农户自发组织等方式,采购农业机械设备,使联合收割机、秸秆打包机、粉碎机得到大面积的普及和推广,大幅提高了农业机械化程度。

据统计,全市目前共投入资金3417.5万元。其中,采购、租赁粉碎和打包机等设备投入占总投入的45.25%。

在秸秆收购方面,各地也积极采取相应有效措施,多个县市区(园区)出台了相关补贴政策,分别按每亩10元~40元的标准为农民提供补贴。其中,涪城区按每亩10元进行补贴,江油市每亩补贴5元~20元,梓潼县每亩补贴40元,高新区每亩补贴20元,仙海区每亩补贴15元。

据了解,绵阳市共补贴农户资金600余万元,约占总投入的1/5。

■对秸秆利用企业

□提供小额收购资金信贷

同时,通过提供小额收购资金借贷等方式,增强秸秆综合回收利用企业的秸秆收购能力,扩大收购总量。如对美日佳、通美两家公司进行小额收购资金借贷。

此外,培训费、储运人工费及购买腐熟剂等投入270万元,不到总投入的8%。其余为宣传经费和监管投入经费。

“这些补贴政策,不只是今年才有。”李作虎介绍,农业部门将把这些支持政策不断完善固定下来,上升为长效机制。

此外,各县市区人民政府(园区管委会)还制订秸秆禁烧奖惩办法,对所辖镇乡(街道办)和部门实施奖惩。

■市长建议:

□早日填补优惠政策空白

“从目前省内各地情况来看,很多综合利用技术在理论或小范围内是可行的,但对于四川这个农业大省,在全面推广过程中就出现了很多不同的具体问题,操作起来困难重重。”绵阳市副市长王瑜表示,将建议四川省政府进一步设立专项资金,增加投入力度,加强秸秆综合利用新技术的研发。

在各地建立试点示范,把作物秸秆综合利用纳入现代农业、新农村建设、文明生态环境建设试点示范范围。将秸秆还田,秸秆气化、膨化、固化、饲料化、沼气化,收储,青贮、微贮,生物质发电等综合利用的价值、知识、技术,普及推广,典型引路,使农民看到实实在在的效益。

把作物秸秆综合利用作为对 “三农”扶持项目的重要内容,进一步加大对秸秆综合利用农机购置补贴、技术推广服务等扶持力度。

“虽然多个县市区(园区)制定了秸秆禁烧综合利用的资金补贴政策,但并不是所有的县区(园区)都得到了相应扶持政策。有的在对秸秆综合利用企业的优惠政策方面还是空白。”王瑜还建议,在贷款、税收等方面进一步制定秸秆综合利用鼓励政策,使农民和企业得到实惠。同时,希望把绵阳市作为全省秸秆综合利用示范区,在政策上予以倾斜支持。